中国科协各级组织要坚持为科技工作者服务、为创新驱动发展服务、为提高全民科学素质服务、为党和政府科学决策服务的职责定位,推动开放型、枢纽型、平台型科协组织建设,接长手臂,扎根基层,团结引领广大科技工作者积极进军科技创新,组织开展创新争先行动,促进科技繁荣发展,促进科学普及和推广,真正成为党领导下团结联系广大科技工作者的人民团体,成为科技创新的重要力量。

——习近平




智能手机市场还有新秀的空间么?

发表时间:2022-04-13 22:43:27



  近日,一加手机前联合创始人、Nothing创始人裴宇预告其第一款智能手机“NothingPhone1”即将发布。根据裴宇透露的信息,NothingPhone1将搭载高通骁龙芯片组,运行名为NothingOS的定制版安卓系统,并提供与Nothing产品生态系统中其他设备无缝连接的技术。裴宇还喊出“Nothing要成为苹果等公司的生态系统竞争对手”的狂言。

  全球手机市场快速增长期已经结束,品牌竞争格局相对固化,这片“红海”市场留给Nothing等品牌新秀的市场空间已经不多了,想要在成熟品牌林立的手机市场站稳脚跟,新秀品牌需要在夹缝中求生。

  新秀品牌仍有空间

  “手机市场已经存量饱和,品牌需要跳出行业现有的逻辑,才能通过外部毛利的补充,来调整整体业务的毛利,比如可以通过增加软件营收、金融服务营收、IoT产品营收等方式。”GfK中国科技事业部资深分析师周丹在接受《中国电子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智能硬件生态建设才刚开局,低价IoT仍有高毛利,新品牌应以手机为核心的Phone+场景三件套(手机、穿戴、真无线耳机)组合销售,可增强渠道代理利润空间价值,进而反哺手机。

  在市场选择方面,相比中国市场,海外市场更适合品牌新秀。全球智能手机的最大市场——中国,手机出货量近几年在持续收紧。市场咨询机构Canalys的数据显示,2017年到2020年中国手机出货量连续四年下跌,2021年实现微增1%。面对中国市场的不断紧缩,手机品牌新秀往往会选择海外市场作为第一落点。例如一加手机最初就主攻印度和欧洲市场,然后凭借高性价比和口碑,实现回归国内市场。一加手机的成功值得品牌新秀们借鉴和思考。

  在价格段选择方面,周丹认为,低端手机市场还有一定空间。她指出,全球智能手机市场目前已经是大玩家拉锯战,在华为市占率跌落至2%左右后的新战略相持阶段,头部手机品牌形成了“3+2+黑马”的分庭抗礼的竞争格局,即OPPO、vivo和小米三家中国品牌,三星、苹果两家国际品牌,以及realme、传音和新品牌等“黑马”品牌争夺市场。根据GfK全球手机零售监测数据,截至2022年1月份,除TOP品牌外的others小微空间销量市占率已不足5%。周丹指出,目前others空间更多集中在100~200美元区间,所以新品牌如果想进入智能手机市场的话,其生存空间要从低端市场入手。

  Nothing不是一无所有

  Nothing的发展印证了周丹对手机新秀品牌发展路径的分析。

  据了解,Nothing品牌2020年由一加手机前联合创始人裴宇创立,去年发布了一款售价99美元的NothingEar的TWS无线耳机。公开资料显示,Nothing至今已经完成三轮融资——种子轮的700万美元、A轮的1500万美元和B轮的7000万美元。其中谷歌风投参与了其中两次融资,即2021年2月的1500万美元A轮融资和作为7000万美元的B轮融资六位出资方之一。

  Nothing这个新秀为何能吸引谷歌风投等投资方的青睐?周丹在接受《中国电子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谷歌风投是因为看好物联网时代、AIoT生态链产品的未来潜力来投资Nothing。”在她看来,虽然Nothing对标苹果,但实际上其业务模式更倾向于米家。“Nothing计划推出真无线耳机、智能手机、智能家居等生态产品,其产品布局和Nothing意味‘啥都没有’的理念,听起来有点像小米的生态链产品品牌米家。”

  此外,Nothing有意重点开拓印度新兴消费电子产品市场,前三星高管ManuSharma也将成为Nothing领导人,团队领导经验丰富。周丹表示,一加手机在海外市场的运营模式获得了良好业绩和口碑也成为裴宇这位曾经的联合创始人吸引融资的闪光点。

  不过,也有行业专家指出,鉴于Nothing还处于成立初期,谷歌风投的两次出资金额并不多,相比其在医疗健康领域的豪掷重金,Nothing还需要在市场表现上证明自己,以获得更多投资方的信任。

  来源:中国电子报

科协动态
科普工作
学会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