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协各级组织要坚持为科技工作者服务、为创新驱动发展服务、为提高全民科学素质服务、为党和政府科学决策服务的职责定位,推动开放型、枢纽型、平台型科协组织建设,接长手臂,扎根基层,团结引领广大科技工作者积极进军科技创新,组织开展创新争先行动,促进科技繁荣发展,促进科学普及和推广,真正成为党领导下团结联系广大科技工作者的人民团体,成为科技创新的重要力量。

——习近平




普法专栏-专利侵权纠纷中,销售者以合法来源抗辩的,需要同时满足主观要件和客观要件

发表时间:2022-08-18 14:59:31

  
 
  作者:王玲霞律师
 
  摘要:知识产权侵权纠纷中,权利人往往会主张销售侵权产品的销售者承担相应的责任。销售者通常会以“合法来源”进行抗辩。但实践中,销售者合法来源抗辩的成立,需要同时满足被诉侵权产品具有合法来源这一客观要件和销售者无主观过错这一主观要件。只有同时符合主客观要件都满足,才能以合法来源抗辩,从而达到不承担赔偿责任的目的。
 
  典型案例:某辉公司与某登公司侵害实用新型专利权纠纷【(2022)最高法知民终734号】
 
  本案中,某登公司系涉案专利的专利权人,且目前处于授权状态。涉案专利权利要求书共记载有10项权利要求。法院经审查对比,认为被告某辉公司销售、许诺销售的产品系技术方案落入涉案专利权保护范围的产品。由于某辉公司未经专利权人某登公司的许可,在其店内销售侵权产品,侵害了原告的涉案专利权。原告要求某辉公司承担停止侵害及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被告某辉公司以合法来源抗辩。认为其通过合法进货渠道、正常买卖合同、合理对价等正常商业方式取得被诉侵权产品,完全符合诚信原则、合乎交易惯例,满足合法来源抗辩的客观要件。其次,其作为小企业已经尽到了基本合理注意义务,符合合法来源抗辩的主观要件。因此,认为不应该承担赔偿责任。
 
  法院经审查认为,本案为侵害实用新型专利权纠纷。涉案专利处于授权状态,专利权人的合法权利受法律保护。结合相关证据及取证过程,认定被告某辉公司实施了销售、许诺销售被诉侵权产品的行为。
 
  关于被告合法来源抗辩是否成立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七十七条规定“为生产经营的目的,许诺销售或者销售不知道是未经专利权利人许可制造的并售出的专利侵权产品,能证明该产品合法来源的,不承担赔偿责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犯专利权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五条的规定:“......本条第一款所称合法来源,是指通过合法的销售渠道、通常的买卖合同等正常商业方式取得产品。对于合法来源,使用者、许诺销售者或者销售者应当提供符合交易习惯的相关证据。”因此,销售者合法来源抗辩的成立,需要同时满足被诉侵权产品具有合法来源这一客观要件和销售者无主观过错这一主观要件。换言之,销售者应当提供符合交易习惯的相关证据,并应当证明其实际不知道且不应当知道其所售产品系制造者未经专利权人许可而制造并售出。本案中,不管从证据形式、还是从证据内容看,现有证据尚不足以证明被告与案外人付某存在真实的交易,本院对被告关于被诉侵权产品具有合法来源的主张不予支持。
 
  案件启示:关于合法来源抗辩的法律依据有:《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七十七条规定:“为生产经营的目的,许诺销售或者销售不知道是未经专利权利人许可制造的并售出的专利侵权产品,能证明该产品合法来源的,不承担赔偿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六十四条规定:“销售者不知道是侵犯商标专用权的商品,能证明是自己合法取得并说明提供者的不承担赔偿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五十九条第二款规定:“在诉讼程序中,被诉侵权人主张其不承担侵权责任的,应当提供证据证明已经取得权利人的许可,或者具有本法规定的不经权利人许可而可以使用的情形。”《商标法实施条例》第七十九条规定:“(一)有供货单位合法签章的供货清单和货款收据且经查证属实或者供货单位认可的;(二)有供销双方签订的进货合同且经查证已真实履行的;(三)有合法进货发票且发票记载事项与涉案商品对应的;(四)其他能够证明合法取得涉案商品的情形。”《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知识产权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四条规定:“销售者依法主张合法来源抗辩的,应当举证证明合法取得被诉侵权产品、复制品的事实,包括合法的购货渠道、合理的价格和直接的供货方等。”
 
  司法实践中,销售者合法来源抗辩的成立,需要同时满足被诉侵权产品具有合法来源这一客观要件和销售者无主观过错这一主观要件。一般而言,客观要件要求销售者所购商品有合法的购货渠道、合理的价格和合法的进货发票;主观要件要求销售者能够证明其遵从合法、正常的市场交易规则,取得所售产品的来源清晰、渠道合法、价格合理,其销售行为符合诚信原则、合乎交易惯例。
 
  

科协动态
科普工作
学会工作